2016/04/11

【空氣感】Paint in the Open Air 寫生主題展

【空氣感】Paint in the Open Air 寫生主題展



在歐洲,1830-1840年間,藝術家聚集在法國楓丹白露森林作畫,以自然風景為對象,描繪天光下的四季景致,形成巴比松畫派風格以至後來的印象派都深受影響,一路風行至今仍為繪畫欣賞的主流之一。
    在台灣,自日治時期開始,由日本來台的美術教育先驅石川欽一郎等教師,以“寫生”為繪畫教育的開端與經常性課題。透過風景寫生探訪台灣不同地區,也從中了解這片土地的人文風土。
    寫生之於繪畫的重要性在於如何將眼觀之事實轉為畫筆上的造形,以及在光影變化下運用色彩的能力,更甚者為畫家觀看景物的方式,經過審美眼光攫取適當的景物來構圖。畫家開始留意台灣風景之美始於日據時期,留下許多風景寫生的畫作。當時台灣八景如太魯閣、玉山、阿里山等的選拔及鐵路交通的開發,也促成戶外寫生的風氣。
    此次以寫生為主題邀請五位台灣畫家同時也是美術教育工作者共同展出,五位創作者多以油彩與水彩為媒材,行走各地描繪眼前風光,雖然媒材與形式相同,卻因為觀看方式與感受互異而產出不同風格的作品。描繪眼前的風景屬於一般客觀的事實,創作者在取景的過程中便是樹立視覺語言的開始,再經過擅長的表現技法之後,將客觀的事實轉化為感悟後的畫面,從形似到神似的階段便是創造個人美感與辨識度的重要關鍵。
    對一位專業畫家而言,風景寫生既可以掌握外光下景物的形象,提高對色彩的敏銳度並駕馭色彩進行創作,更重要的是如何觀察自然及體悟自然,達到探索繪畫語言與樹立個人風格的目的。

2016/02/23

內在直視│何思芃 陳思穎雙個展

內在直視│何思芃、陳思穎雙個展
一件藝術作品的辨識度不外乎來自筆觸(線條),用色系統與題材形式,當辨識條件僅有“線條”的狀態之下,畫面上的每一寸走筆即成為表達創作的重要語言。有別於色彩透過視覺後產生的感知,線條與筆觸在欣賞作品時帶出的是作者未經修飾的情緒與能量。
何思芃的私密手稿與收藏城堡
    2011年在高雄首次舉辦個展,公開多年的繪畫日記與古董珠寶收藏,吸引藝術  設計與時尚界人士的關注,自此潛心於繪畫創作的領域。其收藏除了帶給何思芃諸多造形上的養分以外,更多的是屬於那些年代對於心靈層次的追求與想望,對照身處臺北擁擠忙碌的生活情境,當中的擠壓與扭曲成了創作的題材來源。畫面中佈滿的圖案與符號形成強大的構面,然後直撲觀眾的視覺,飾以精緻華美的古董珠寶在畫面上,最後賦予作品一句詩意的題目。描述血肉般真實的生活體驗,也像是一件年代久遠的紀念品。
陳思穎從硬筆勾勒到鑿刻血肉
    自幼習畫卻在十七歲第一次發表個展時選擇沒有色彩,僅用黑色硬筆描繪的心靈遊樂園。在陳思穎的創作過程中,造形與符號往往是由她主觀認定,她可以恣意的建構不存在的空間,也可以自創不屬於任何類別的生物。赴英攻讀藝術創作學位期間更開啟其探索醫學解剖與繪畫藝術之間的諸多可能性,嘗試並產出許多結合圖騰與裝飾符號的作品。除此之外,陳思穎也修習銅版蝕刻版畫技術,將原有的硬筆繪畫概念延伸到版畫製作的媒介上,讓原本唯一的筆觸線條可以重複再現於紙張之上。
    兩位不同世代,同樣留學英國的創作者,皆以筆觸與線條為表達的語言。捨棄對現實世界的描寫,選擇以繪畫為途徑往內構築虛擬未知的世界,同時注重作品的精神象徵與主觀寓意,在直接張狂的畫面下實則為謀求自由的釋放與情感的宣洩。如同十九世紀末維也納分離派的創作訴求在於揭示人生的欲求與渴望,經過層層纏繞的圖案與裝飾,試圖找出對幸福生活的渴望與完美人生的追求。